首頁 > 旅界快訊 > 正文

田園東方張誠:“在地村鎮化”——鄉村發展的問題尋究與路徑思考

2019-10-10 09:49:20 經濟日報 喬金亮

在地村鎮化即平穩實現產業和人口的重構,使一大批產業和人口能夠實現在村鎮的階段性“聚合固化”。

為加快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不久前,農業農村部、財政部發布通知,批準298個鎮(鄉)開展農業產業強鎮建設。在田園東方創始人兼CEO張誠看來,從特色小鎮、田園綜合體,到鄉村振興,再到農業產業強鎮,背后的底層邏輯都是要在國家戰略層面上平穩實現產業和人口的重構,使一大批產業和人口能夠實現在村鎮的階段性“聚合固化”,他將這一路徑稱為“在地村鎮化”。

東南大學建筑系畢業的張誠,曾任萬達集團副總裁,此后轉向文旅產業。2012年起,他提出“田園綜合體”的概念,主張以文旅產業引導城鄉一體的新型城鎮化,并在江蘇無錫實踐全國首個田園綜合體。后來,“田園綜合體”被寫入2017年的中央一號文件。

在深耕田園文旅行業8年之后,張誠以城市規劃視角重新審視鄉村振興的探索實踐,提出可以“在地村鎮化”的方式打通鄉村振興的實施路徑。“在地村鎮化,是在當前國情下,在產業和人口在國土空間的重構大潮中,兼顧生態文明與和諧發展需求的一種產城鄉融合發展模式。作為一種新型城鎮化的方式,其是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目標的一種有效途徑。”

鄉村振興有商業模式嗎?

國家提出鄉村振興之后,央企、金融機構、大型民營企業等,都把目光瞄向了鄉村地區可能發生的投資業務。然而有一個問題一直沒能得到回答:鄉村振興真的有商業模式嗎?

“我們經常受到一些鄉村的邀請,說能不能幫助他們運營起來,運營什么不知道,旅游項目也行,商業場所也行,文創基地也行。”張誠表示,其中有兩個例子很有代表性。

第一個例子,是在東南區域城市群周邊的鄉村,當地委托其運營管理一片已經投資建成的配套設施公共服務區,其中包括村民的禮堂、食堂還有展示廳,還有文教設施。“政府希望我們能把它按照度假鄉村的方式運營起來,”張誠表示,“但我們問這個村要解決什么問題?他們回答是,這個村很難管理,因為離工業園區比較近,村民大量對外出租房屋,一套房子就租十幾個人,也沒有人務農,還有治安問題。地方的真實想法是希望鄉村社會更加有序。而當政府部門投了大量的錢建文旅設施的時候,村民覺得這跟我們的需求不是一碼事呀”

另一個例子是在貧窮一些的地區,村里的年輕人一直在流失。當地為了樹美麗鄉村的標桿,花錢建了河道景觀、村民廣場、展覽廳,然而建好之后還是一直空置,政府部門希望能夠把這些設施按照文旅項目經營起來,能帶動村民回來務農,或者開農家樂,但人還是在繼續減少。

“可以發現,鄉村振興戰略實施過程中,很多地方投入大量的資金做了示范性的樣板區,例如高標準種植基地、鄉村科技示范基地,這些本身都有價值,但對很多農村來說,與地方實際面臨的問題不符,出現大量的投資錯位,也有很多企業鎩羽而歸。”在張誠看來,鄉村振興不是商業屬性的事情,需要在更大的范疇里來理解。

產業和人口重構視角下的村鎮發展

“要弄清楚鄉村振興的實現路徑,就必須把視角再提高一個維度。”張誠從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維度重新分析了對鄉村振興戰略的思考,認為鄉村振興是站在更高視角提出的要求,需要兼顧政治和文化訴求,不能僅僅站在經濟發展的角度理解。

從產業結構來說,中國正處于巨大的科技進步下,生產力快速迭代。目前還存在有很多低效的行業、產業、企業,但它們在國民經濟中依然占有相當大的比例,承載了大量的產值、吸附了大量的從業人員。在嚴峻的國際競爭環境下,這些產業必須革新,然而又不能一下子完全拋棄。所以就有一些產業需要梯次的疏解到大城市之外的小城市、鄉鎮。

還有另一種力量,有一些新型產業的價值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顯現,因此往往需要比較寬容的競爭環境,非高度競爭的區域更容易提供這種土壤,比如產業小鎮、科創園區,甚至鄉創園。它的產品最終形成競爭力之后,會逐步向人口和信息的密集區。“因此,有些產業在疏解,有些產業在向上進化。所以特色小鎮的概念,就是產業重新凝聚組合形成這種匯聚點的表現形態。”張誠表示。

2018年中國農民工總量為28836萬人(圖片來自國家統計局)

從人口的角度看,科技進步、產業重構以后有很多人口,也和那些產業一樣無處安放。張誠解釋道,“城市有2.6多億農民工,另外還有大量的產業工人,這些人年齡可能四五十歲,還是傳統行業人口,要學會新技能。此外還有6億多在農村生活的人,有年輕人、老人、孩子。隨著生活的富裕,他們也需要從鄉鎮、小城市,一級一級往上進發。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需要工作和生活。”

“所以,一股力量是從大城市向下甩脫,而另一股力量是從鄉村向上進階,他們都會交匯在小城鎮和村鎮這個領域里面,這就是鄉村振興的主戰場。”

在地村鎮化的實施路線圖

當下產業和人口重構的底層問題,也是鄉村振興戰略提出的底層邏輯。張誠提出,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方法是“在地村鎮化”。

“無論從人口產業還是生態文明的角度,我們必須讓產業和人口通過國家的投資幫助,固化在村鎮區域中。從2015年到現在,國家從特色小鎮到田園綜合體到鄉村振興,其背后的邏輯就是這個。”張誠表示,“鄉村振興是一個系統性問題。在這樣的歷史階段,我們需要用這樣的方法,讓產業人口重構、生態文明能夠固守。”

張誠說,由此看來,在地村鎮化就是要形成中國城市化格局當中的大城市、中城市、小城市、以及村鎮的網絡結構,去完善它們的設施,配置好它們的基礎資源。然后分配好它們能夠承擔的產業,吸附今后發展的產業與人口變遷。村鎮這一級別,既然是鄉村振興的實施路線當中的重要著眼點,規劃與投資就要圍繞在地村鎮化視角下城鄉融合的村鎮聚居地。村民和鎮民,生活在一起,從事他們所能從事的行業,繁衍生息,形成一個個不斷演化的村鎮產業和人口的聚集點。

“過去,各主體對田園綜合體的補貼戰略和鄉村振興的全面性理解還不足,如果不站在在地村鎮化的角度上,從人口和產業入手,就會做很多無效率的事情。要營造在地村鎮化的每個地方切實可行的產業和人口聚集的聚集點、聚集區,能夠平衡地接納產業和人口的重構。”張誠總結說,在地村鎮化觀點驅動下的鄉村振興進程,將有利于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有利于順應產業和人口變遷的格局,有利于解決農村人口老齡化、鄉村凋敝的現實問題。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 魏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經濟學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聯席專家

  • 劉鋒

    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教授、博士;國際休閑經濟促進會副主席,財政部政...

  • 王興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獲得者。

518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