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目的地 > 正文

重慶旅游短板:國慶人均消費僅480元,網紅城市如何長紅?

2019-10-09 09:48:39 城市進化論 劉艷美 程曉玲

國慶假期,重慶共接待境內外游客3859.61萬人次,實現旅游總收入187.62億元。

圖片來源:攝圖網

剛剛過去的國慶黃金周,哪座城市最火?恐怕非重慶莫屬。

為應對蜂擁涌入的游客,當地有關部門開啟“復讀機”模式,不斷通過短信群發“溫馨提示”,呼吁本地市民錯峰出行,為游客提供方便。

圖片來源:微博

一邊“親媽式嘮叨”喊本地市民莫出門,一邊不遺余力向外地游客推銷重慶:“逛山城、觀紅巖、覽三峽、游農村、賞夜景、看雜技、品火鍋、泡溫泉……”

這波“實力寵粉”操作,經過眾多媒體接力轉發,成為這個國慶大假的現象級話題。一些本地市民腦洞大開的回復,更是引發全網圍觀:

“好的,我已經在家躺了3天了,祝外地游客在重慶玩得開心,什么時候可以出門了,給我發個通知”

“曉得了,不要緊到起說了,我媽也不會這樣”

“我今天才走200多步,我真沒有出去”

“我曉得了,3天了我都是半夜出門覓食,還不夠自覺嗎”……

最終的結果,沒有辜負重慶的良苦用心。

據重慶市文化旅游委初步統計測算,國慶假期,重慶共接待境內外游客3859.61萬人次,同比增長10.6%;實現旅游總收入187.62億元,同比增長32.8%。

3859.61萬人這個數字,不僅超過重慶總人口,在眾多已公布數據的城市中也排名前列,再次坐實重慶“網紅城市”的名號。

不過,“最寵游客城市”背后,也透出這座城市迅速走紅的尷尬。

01.

重慶如此“寵粉”,其實并非偶然。

很長時間里,重慶留給外界的印象是以制造業見長,旅游業并不突出。尤其放眼全國,重慶并不是一座“非去不可”的旅游城市。而如今,這座城市早已扭轉這樣的刻板印象,成為網紅城市中的“流量擔當”。

流量來得快、去得也快,如何才能“長紅”?

時間回到一年前的5月16日。這一天,重慶舉辦規格空前的旅游發展大會,市委書記陳敏爾、市長唐良智雙雙出席,并發表講話。在這次大會上,陳敏爾談到:

重慶旅游業發展漸入佳境、蓄勢待發,方興未艾,好戲還在后頭,打造“升級版”正當其時。

他還要求,全市各級黨政主要領導要懂旅游、愛旅游、抓旅游,成為行家里手,叫響重慶旅游品牌。這樣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重慶千廝門大橋 圖片來源:攝圖網

而就在這次大會召開前不久,陳敏爾和唐良智還率隊,到李子壩穿樓輕軌、長江索道和洪崖洞等網紅景點調研。其時,陳敏爾特別強調:

近期重慶旅游受到廣泛關注,我們要對“旅游熱”有“冷思考”,積極關注、及時回應游客的意見建議,打造高品質旅游,推動旅游業高質量發展。

這座剛剛紅起來的城市,已經顯露出更大的雄心。由此,也就不難理解,重慶為何如此想要留住“粉絲”的心。

為了“讓八方游客行之順心、娛之開心、游之舒心”,國慶期間,重慶將連接主城渝中、江北等地的重要交通樞紐千廝門大橋實行車輛禁行,變成“世界最大人行跨江大橋”,供游客行走拍照。

而為了讓游客更好地拍攝輕軌穿樓而過的視頻,重慶官方也貼心地提供了最佳角度——去年8月,李子壩輕軌站觀景平臺正式對外開放,總面積達1367平方米。

正如網友總結:

“要看洪崖洞,給你‘封’了一座橋;要看輕軌穿樓,給你修建一個觀景臺;怕火鍋辣,給你清湯、微辣和鴛鴦鍋……現在過國慶節,給你騰出一座城,這樣人性化的城市只有重慶了!”

02.

重慶之所以成為網紅,其實一開始也有些無心插柳的意思。

要知道,在此之前,重慶的旅游項目主要是渣滓洞、白公館、紅巖村“老三篇”,除此之外,最拿得出手的旅游“菜單”,可能就是長江三峽游了。

不過,當喜歡尋求獵奇、標榜自我審美的80后、90后逐漸掌握旅游市場話語權,曾經備受老一輩鐘愛的傳統景點,只能無奈成為過去式。而重慶獨特的“朋克硬核”氣質,正好迎合了年輕人的喜好。

酷似《千與千尋》取景地的洪崖洞、穿樓而過的李子壩輕軌、懸空行駛的長江索道,魔幻復雜的黃桷灣立交橋,全國最深地鐵紅土地站,還有波浪公路、螺旋停車場、屋頂馬路……一個又一個網紅景點的挖掘,讓重慶逐步走向“魔幻之巔”,吸粉無數。

而其具有代表意義的轉折點,發生在2018年五一期間。

“10條視頻重慶占了9條。”小長假期間,重慶旅游熱度一躍升至全國第三,僅次于北京和上海;洪崖洞旅游目的地熱度更是攀上全國第二,僅次于故宮。三天時間里,重慶共吸引1735.75萬人次前來打卡,同比增長超20%。洪崖洞游客接待量也突破14萬人次,同比增長120%。

與此同時,重慶2018年旅游數據顯示,一半以上游客集中在主城區,打卡網紅景點。“魔幻”“火鍋”“不夜城”,儼然成為這座城市的代名詞。

網紅城市帶來的巨大流量,讓重慶初嘗甜頭,在各類旅游榜單中頻頻亮相。

2018年9月,《短視頻與城市形象研究白皮書》顯示,在內陸369個城市和8000萬條短視頻中,重慶以113.6億播放量位居榜首。

2018年10月,世界旅游及旅游業理事會(WTTC),將重慶評為全球旅游增長最快城市。

2018年12月,根據《2018年城市旅游度假指數報告》,重慶、蘇州、南京、成都、青島、蘭州、西寧、杭州、西安和長沙為游客數量增長最快的十大“網紅城市”。

也是在2018年5月的那場旅游發展大會上,陳敏爾提出,要建設世界知名旅游目的地,把重慶旅游搞得紅紅火火。

03.

有人說,中國只有兩種城市:一種是正在走紅的城市,一種是希望走紅的城市。從這個角度來說,重慶顯然是幸運的。

不過,如今的重慶雖然人氣暴漲,掙了網紅的“面子”,但“里子”卻遠沒有看上去這么風光。

就拿此次黃金周旅游數據來說,有人算了一筆賬,論接待游客人次,重慶可謂“力壓群雄”;但如果看人均消費,僅480元左右,實在不太拿得出手。反觀相鄰的成都,黃金周接待游客人次雖遜于重慶,旅游總收入卻比重慶還高出100億元左右,人均消費更是甩開重慶一個數量級。

實際上,游客多、消費少,一直是重慶旅游的一大短板。去年9月公布的《2018年中國旅游城市榜單》顯示,重慶接待游客5.5億人次,全國第一,旅游總收入卻只能排名全國第五。重慶市旅發委相關負責人當時就坦言,在提高旅游業收入上,重慶未來還有非常多的空間。

在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看來,這其實是考驗一座城市能不能通過旅游產品、配套設施、公共服務真正留住游客。如果只是“到此一游”打個卡,而不能帶來更多增值,顯然意義不大。

“有了流量之后,還要考慮如何變現。也就是說,這座城市吸引游客的能力已經足夠大,但與之相匹配的消費拉動力還不足。”

不僅如此,如何在“獨寵游客”和保障市民正常生活之間尋求平衡點,也是擺在重慶面前的一道課題。

對于重慶此次做法,除了鋪天蓋地的贊美之詞,其實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有網友就直言:“不是我不好客,只不過作為重慶居民不應該被好客。”

這其實不是重慶一座城市的困擾。每當輿論討論“誰是下一個網紅城市”時,總會有當地人跳出來“求放過”。物價上漲、交通擁堵、民宿擾民……這是許多網紅城市正在經歷的陣痛。

如馬亮所說,“網紅城市”的“速成”特性,決定了這種矛盾和沖突在短期內無法避免。如何及時將“網紅”這一曇花一現的光環,轉化為可持續的流量變現和提升公共服務的能力,才是最終解決之道。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 魏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經濟學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聯席專家

  • 劉鋒

    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教授、博士;國際休閑經濟促進會副主席,財政部政...

  • 王興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獲得者。

518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