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旅大咖說 > 正文

文旅大咖說 | 中國旅游研究院副院長唐曉云:旅游物聯網正在孕育 重審三對旅游關系

2019-09-07 11:56:49 新旅界 唐曉云

導語:旅游業將走向物聯網。

新旅界訊 9月5日,由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21世紀經濟報道、南開大學旅游與服務學院聯合主辦的“2019亞洲旅游產業年會”于上海舉行。會上,中國旅游研究院副院長唐曉云在主旨演講中表示,數字化將成為旅游業效能提升的主渠道,互聯網終將成為物聯網的子集,旅游物聯網正在孕育孵化。

\

中國旅游研究院副院長唐曉云

唐曉云認為,互聯網、經濟發展與假日制度共同造就了中國大眾旅游時代。2011年智能手機出現,從此開啟了由PC互聯網升級到移動互聯的新時代,支付寶、微信支付出現,百度、阿里、騰訊等互聯網頭部企業及京東、美團等跨界企業相繼進入旅游領域,加速迭代和跨界融合的在線旅游產品和服務,推動中國成為全球移動在線旅行服務領域的領頭羊。隨著工業物聯網成為各國數字經濟領域要爭奪的制高點,旅游業會走向物聯網。“旅游是一項集合人和物的服務的綜合性活動,與物聯網有天然的匹配性。通過互聯網、物聯網技術實現服務和實物鏈接,通過智能手機、智能手表、智能眼鏡、智能手環等多終端形式,尤其是涉及實物性商品交易環節,通過物聯網形成 ‘所見即所得’的服務上值得期待。”她說。

另一頭,隨著均衡化成為未來旅游時空演進的主格調,需要重新審視三對關系。

“一是重新審視后工業化背景下的城鄉關系(鄉村休閑)。2018年我國城市居民人均文化娛樂消費支出是農村居民的4.5倍。2018年國內旅游55.39億人次,近75%的旅游者來自城市;國內旅游收入5.13萬億元,超過80%的旅游消費來自城鎮居民。從人口關系看,鄉村人口進一步萎縮而城鎮人口進一步擴展是必然趨勢。從空間關系看,城市的擴張和對鄉村產業的滲透也是必然趨勢。從消費關系看,工業化中的城市居民在尋找一種日常化的休閑空間,而鄉村和近郊是最好的距離。從城市流向鄉村旅游是必然的游客流向;二是重新審視日夜、東中西、南北的時間關系。在時空的均衡化中,以往的旅游消費中約70%來自白天,30%來自夜間。旅游消費大多數來自東部,出游潛力東中西部大致呈現出6:3:1的格局。旅游流主要以由南向北為主。突破這一非均衡關系,可以發展夜間旅游、冰雪旅游、避暑旅游等新興業態來推動非均衡關系;三是重新審視內陸與濱海的空間關系。“唐曉云稱。

以下是演講全文:

尊敬的各位領導、嘉賓,

女士們、先生們,

上午好!

很榮幸受主辦方邀請參加2019亞洲旅游產業年會。上海是一個充魅力的城市,是一個自覺把自身融入世界格局、把文化融入靈魂、把品質融入生活的城市。低調奢華的石庫門、黃埔江上來來往往的輪渡、蘇州河畔的M50創意園、里弄間裙裾搖曳生姿的余香,都是上海美好生活的注腳。作為發展型消費,文化和旅游消費本源于經濟社會發展、技術進步支撐下,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今天我們在這里討論中國旅游業新流向,自然繞不過世界經濟格局與技術進步、繞不過工業化進程中的城市發展和文化生長,繞不過普羅大眾的美好生活。

上海是我國經濟發展的領頭羊,一直走在美好城市生活的前列,無論從供需兩端都有條件經由市場推動、從自發到自覺內涵式的發展旅游業。事實也如此,中國第一家旅行社企業、中國最大的在線旅游企業攜程旅游網都誕生于上海,上海可以說是中國旅游業發展的橋頭堡。而這種因國民需求而興的市場邏輯,正式推動中國旅游市場發展的核心力量。今天,我們基于市場邏輯和大量數據探討未來的旅游。

一、數字化將成為旅游業效能提升的主渠道(供給)

互聯網、經濟發展與假日制度共同造就了中國大眾旅游時代。1999年我們人均GDP超過7000元人民幣,1999年我們有了第一個“國慶黃金周”,1999年在上海誕生了攜程旅行網。之后,藝龍、同程、去哪兒、途牛、驢媽媽、馬蜂窩、途家等在線旅游及相關企業誕生。以2011年智能手機出現,從此開啟了由PC互聯網升級到移動互聯的新時代,支付寶、微信支付出現,百度、阿里、騰訊等互聯網頭部企業及京東、美團等跨界企業相繼進入旅游領域,加速迭代和跨界融合的在線旅游產品和服務,推動中國成為全球移動在線旅行服務領域的領頭羊,有了我們更加自由行走的技術支撐和服務供給,于是才有了持續繁榮的大眾旅游時代。過去20年,以互聯網技術為核心的技術群的產業滲透造就了新的旅行組織方式、產品形態和商業模式,成為旅游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之一。

34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提出了“萬物兼數”的哲學命題,認為“數是萬物的本質”,是“存在由之構成的原則”。在信息技術時代,我們每個人既是數的使用者,也是數的生產者。我們使用手機和網絡、導航、刷卡入園、刷臉入住、指紋識別、跑步記速等活動無不在使用和生產數據。根據IDC發布《數據時代2025》的報告,全球每年產生的數據175ZB,做成DVD能繞地球222圈。我國擁有全球最大的互聯網用戶、手機網民和在線旅行交易群體,游客行為和企業活動的信息化為產業技術創新和數字經濟發展提供了堅實的數據資產。大數據、區塊鏈、5G、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技術為支撐,數字紅利已在旅游產品和目的地營銷、公共服務和管理、產品和業態創新、服務流程及界面再造、安全和信用管理等多個方面逐步釋放,旅游業正在進入科技引領發展的新時代。

互聯網終將成為物聯網的子集,旅游物聯網正在孕育孵化。數字經濟是以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為基礎的新經濟形態。互聯網是數字經濟的重要形式和常見載體,但顯而易見,數字經濟遠不止于互聯網,其重要組成恰恰是物聯網。工業物聯網是各國數字經濟領域要爭奪的制高點,無論德國工業4.0,還是美國工業互聯網、英國工業2050計劃,或者我國的工業制造2025莫不如此。旅游業會走向物聯網,是對旅游的空間位移性、產業綜合性和信息屬性的綜合研判。旅游是一項集合人和物的服務的綜合性活動,與物聯網有天然的匹配性。通過互聯網、物聯網技術實現服務和實物鏈接,通過智能手機、智能手表、智能眼鏡、智能手環等多終端形式,尤其是涉及實物性商品交易環節,通過物聯網形成“所見即所得”的服務上值得期待。

二、品質化將是旅游消費需求的主方向(需求)

從現在到未來5~10年,中國將進入品質化消費階段品質人群與其他群體最核心的差異在于生活方式,文化、投資將是其主要消費對象。追求生活品質、理性而從容的消費、愛生活愛旅行、注重家庭是品質人群的主要特征。品質化消費體現在旅游領域主要表現為旅游活動中的文化消費增長、家庭旅游和定制旅游的興起。品質化時代,旅游消費分層逐步顯現,中年輕開始主導市場新格局,但有品質不代表價高,有品且價優的產品將更加走俏。

文化消費將成為品質旅游消費的主要增長點。當我們去重新審視文化和旅游的關系時,我們意識到,詩與遠方在一起,不僅是一種制度的安排,更是順應文化和旅游兩個領域發展趨勢之舉,是社會進步的表現。短期是用文化產品和文化內涵來提升旅游品質,促進文化效能釋放。長期看,則是文化和旅游領域功能擴展的過程,將促進包含文化和旅游在教育、就業、社會福利、文化效能、文化走出去等社會功能釋放。未來,文化消費將成為旅游過程消費的重要組成。根據中國旅游研究院(數據中心)對全國31個省級單位15027個有效樣本的調查結果,51.8%的受訪者表示“文化消費能提高人的生活質量和幸福感,比衣食住行更重要”。50.3%的受訪者認為,愿意將“現代科技文化”作為文化體驗活動意愿的受訪者。這充分表明,文化消費將是旅游消費空間擴展的巨大機會。對應供給層面,研學旅游、營地旅游、博物旅行、科技旅游、影視旅游、體育旅游、藝術等專項旅游市場拓展空間很大。從文化出發的“+旅游”和旅游出發的“+文化”相向而行,將為彼此帶來龐大的市場客群。也即博物館、藝術館、文化館、科技館、影劇院、文創園區等場景與“+旅游”的結合,景區、住宿、交通、娛樂、購物、游線的旅游空間與文化內容、文創設計等“+文化”主動融入,景區為何不能有電影首映式和藝術節,飯店為何不能有拍賣會、畫展和時尚派對?從對望到相向融合,為品質旅游消費帶來巨大機會。

細分的家庭游市場將是品質旅游發展的重要領域。家庭旅游主體地位的形成是旅游成為一種生活方式的重要標志。2018年我國國民出游率達到4.1次。旅游是一種認同度非常高的家庭活動形式,2017年我國國民旅游中家庭出游比例約占50~60%,是出行方式中占比最高的。80%以上的受訪者認為家庭旅游能夠帶來快樂,近70%的受訪者認為家庭旅游能促進家庭和睦,90%以上游客認為旅游能帶來幸福感。家庭出游更重要是有所收獲、促進家庭幸福和諧。中國旅游研究院的調查顯示,76.1%的受訪者與孩子進行家庭旅游,與伴侶一起的家庭旅游約71%;陪父母出行的僅占55.6%。家庭游客在最關注的環節依次為景點游覽、交通安排、住宿、餐飲、導游服務、購物。為此,從供給層面與市場需求相適應,對住宿、游樂、交通、餐飲、線路等環節的按照親子、情侶、父母等家庭游細分市場形成親子住宿、情侶住宿、家庭住宿、主題酒店、一站式休閑度假區、純蜜月度假、帶管家服務的個性化輕旅行產品類、零壓力陪伴的親子父母游產品等,優化細分的家庭游市場前景廣闊。

定制和新跟團游是品質旅游消費的重要形式。定制游是介于傳統團隊游與自由行之間的融合產品,是近年快速成長的一種新旅游組織形式。今年暑期6人游旅行網定制出行的游客同比增長超100%,家庭用戶出行占比80%。另一方面,新跟團游走俏市場。從攜程與中國旅游研究院共同發布的數據看,中國游客“小團化”旅游成為趨勢,已經從習慣跟陌生人組成大團隊旅游,逐漸變成“小”,注重私密、回歸家庭成為趨勢。鄭州、重慶、廈門、天津等“新一線”城市,私家團的人數同比增長達到400%以上。“帶標品的定制”與“有個性的新跟團游”的組織形式,以“標品+非標”的結合,是實現品質旅游的重要形式,也是實現規模與收益的重要途徑。

三、均衡化是未來旅游時空演進的主格調(時空格局)

改革開放以來,無論是三大市場還是東中西、南中北空間格局,黑夜和白天的時間格局,我們都處于一種非均衡狀態。非均衡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常態,在非均衡的旅游發展中尋找均衡發展的機會是一種在時空上的突破,需要我們重新審視三對關系:

一是重新審視后工業化背景下的城鄉關系(鄉村休閑)。城市居民是文化生活和旅游消費發展的核心。2018年我國城市居民人均文化娛樂消費支出是農村居民的4.5倍。2018年國內旅游55.39億人次,近75%的旅游者來自城市;國內旅游收入5.13萬億元,超過80%的旅游消費來自城鎮居民。從人口關系看,鄉村人口進一步萎縮而城鎮人口進一步擴展是必然趨勢。從空間關系看,城市的擴張和對鄉村產業的滲透也是必然趨勢。從消費關系看,工業化中的城市居民在尋找一種日常化的休閑空間,而鄉村和近郊是最好的距離。從城市流向鄉村旅游是必然的游客流向。近年來,根據中國旅游研究院與中國電信大數據聯合實驗室大數據監測,國內出游和休閑距離進一步中短程化,周邊游、近郊游和鄉村游突出。以鄉村民宿為核心的單項及玩樂休閑一體化“微旅游”產品,以共建共享的方式提升鄉村公共基礎設施服務品質,形成宜居的鄉村,以信息化打破鄉村旅游的數據和信息鴻溝,可能是未來鄉村旅游發展趨勢。

二是重新審視日夜、東中西、南北的時間關系。在時空的均衡化中,以往的旅游消費中約70%來自白天,30%來自夜間。旅游消費大多數來自東部,出游潛力東中西部大致呈現出6:3:1的格局。旅游流主要以由南向北為主。突破這一非均衡關系,可以發展夜間旅游、冰雪旅游、避暑旅游等新興業態來推動非均衡關系。

三是重新審視內陸與濱海的空間關系。過去,我們更多的旅游在于內陸,對海洋,尤其是海島、濱海旅游的關注和發展不足。從全球旅游發展格局看,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UNWTO)選出的全球10個最受歡迎旅游目的地國家,幾乎全部是濱海國家。這些國家的國際游客接待量約占了全球國際旅游接待量的40%。從歷年統計數據看,天津、秦皇島、上海、福州、廈門、泉州、青島等濱海及海洋旅游業較為發達城市,接待入境旅游占比較高,屬于品質需求較為集中的區域,25個主要沿海城市接待國際旅游人數占全國國際接待比重超過30%。我國擁有面積大于500平方米的海島7300多個,南海的優勢明顯,不受氣溫下降影響。但在馳帆、賽艇、海底休閑、低空飛行、郵輪游艇等濱海、海面、空中、海底立體式的海洋度假旅游產品體系和基礎設施建設上,還遠遠不夠。

總之,在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大背景下,把我們需要把旅游業的發展放到世界主流格局當中、放到我國持續變革的城鄉格局當中、放到技術演進和文化融合當中,放到我們數字經濟發展的洪流當中,去共同探索和發現我們的未來,去共同開啟未來的旅行。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 魏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經濟學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聯席專家

  • 劉鋒

    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教授、博士;國際休閑經濟促進會副主席,財政部政...

  • 王興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獲得者。

518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