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研究報告 > 正文

中國旅游統計數據都是怎么來的?看完這篇就懂了

2018-07-18 10:10:01 新旅界 王薪宇

許多游客和旅游從業者津津樂道于我國45億的旅游人次,以及1.3億的出境游人次。但這些數據是怎么來的?統計口徑是什么?有多大的參考價值?

許多游客和旅游從業者津津樂道于我國45億的旅游人次,以及1.3億的出境游人次。但這些數據是怎么來的?統計口徑是什么?有多大的參考價值?多數人卻不甚明了。

\

7月份是上半年各項數據密集發布的時期。7月16日,公安部發布二季度出入境邊防檢查綜合統計數據,結合一季度數據可以得出,2018年上半年各邊檢口岸共接待出入境總人次3.15億。

邊防檢查綜合統計數據為全國各邊檢口岸通過的出入境人員總和,主要分為三大部分:第一,大陸居民因公、因私、大陸邊民出入境;第二,港澳臺同胞出入大陸;第三,外國公民、外國邊民出入境等。

\

2018年一季度中國邊檢數據 來源:中國公安部

\

2018年二季度中國邊檢數據 來源:中國公安部

其中大陸居民因私出入境1.48億人次,同比增長13.8%,是拉動整體人次增長的主要動力。港澳臺同胞出入大陸總人次1.09億,同比為負增長約-1.8%。此外,外國公民和外國邊民出入大陸總人次4446,同比增長約5%。

在現行的旅游統計方法中,大陸居民因私出境基本等同于出境游。

可以確定,今年上半年中國出境游人次約為7400萬,同比增速為13.8%。這個數字是上半年中國GDP增速的兩倍,也是人均消費支出、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倍以上。同時,這個速度也是2017年中國出境游7%增速的近兩倍。

按照該數據,出境游顯示出超出整體經濟形勢的活力,并大幅加速增長,似乎正在成為“風口”。

港澳臺游“撐大”出境游

但事實上,這一統計數據僅能部分反映出境游的熱度。原因在于,這個統計方法下,出境游數據包含了大陸居民前往港澳臺,并對出游目的不加以區分,因商務、會議、購物、醫療、探親、留學、工作的出境也被計入其中。

出境游的人數被一定程度上放大了。例如深圳和香港之間存在大量一日游的出入境,其目的是購物、工作通勤、商務會談等,這類行為的頻次遠高于旅游行為。這使得深圳口岸成為全世界最繁忙的邊檢口岸。2017年深圳邊檢接待出入境人員達2.41億人次,占全國總數的40%以上,這很大程度上是非旅游人員造成的。

在入境游統計中同樣如此,香港僅有700多萬居民,2017年香港同胞入境大陸人次為7980萬人次,人均入境10次以上,按照常理這顯然并不全是旅游行為。然而,中國入境旅游統計卻將其全部納入,2017年中國入境旅游1.4億人次,扣除香港7980萬人次、澳門2465萬人次、臺灣587萬人次后,國際游客入境人次為2900萬,尚比不上泰國的3500萬人次國際游客。

部分業內專家認為應把港澳臺旅游單獨歸類統計。如前國家旅游局規劃專家王興斌曾表示:“在出入境旅游、游客和收支中,應嚴格區分‘國境’與‘關境’,不得混淆兩者之間性質上的差別,不能把出入境旅游與國際旅游混為一談。在其他國家,出入境旅游同國際旅游可以劃等號,而在我國絕對不能劃等號。在我國,出入境旅游是個總概念,國際旅游是個子概念,出入境旅游中兩岸四地之間的旅游不能歸入國際旅游”。

2017年,中國大陸居民赴港澳臺人次為8600萬,扣除這部分,赴海外的出境游約4400萬人次。2018年上半年的7400萬出境人次中,有多少是赴港澳臺的,目前還未公布確切數據,因而暫無法確定大陸國際游游客人次。

也有業內專家認為完全剔除港澳臺也并不科學,“這是不同關稅區之間的旅行往來,很多往來目的符合大旅游的概念,反應了當地真實的旅游情況,聯合國和世界旅游組織也認可中國這一統計口徑”。

旅游總人次如何統計?

旅游統計的核心數據“全國旅游總人次”,其統計方法是抽樣調查。某業內資深人士告訴新旅界(LvJieMedia),“主要統計方式是住戶調查,按照一定的城鄉比例在全國樣本戶詢問出游次數和出游花費,來推算全國總的出游人次和旅游總收入”。

據悉,全國“樣本戶”約有十多萬人,相比得出的40多億的旅游總人次,這個樣本數量并不多。此外,抽樣調查不可避免的存在局限性,例如大部分旅游消費集中于中國收入群體,但樣本的選取是平均選取各類人群,且依靠回憶填寫問卷難免有遺漏,以及被調查者對“大旅游”概念理解不同所產生的標準不一。

各個省、區、市的區域旅游人次統計方法和全國的又不一樣,往往采用抽樣調查賓館、酒店等過夜游客情況,并搭配景區、景點接待游客情況,高速公路收費站統計等作為補充。

不同的統計方式導致各省的旅游數據加一起和全國的不一致,同時游客一次旅行往往跨越多地,使重復統計不可避免。

曾有業內專家點評國內旅游數據“橫向不能加、縱向不可比”,事實上,這是由于旅游統計本身的難度和復雜性決定的。出境游尚有邊檢作為信息中心,國內游則缺乏統一的信息中心,一次旅游可能涉及多個交通工具、多次住宿、多個景點、多個城市;跟團游、自由行、一日游、周邊游、自駕游等多樣的旅游類型更是無法用一種統計方式概括;景點、博物館、公共地標、商業街區、公園、溫泉、滑雪、研學、賽事、鄉村等皆可旅游,更是加重了旅游的多義性和統計難度。

部分地方政府追求高排名、追求高增長的心態,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旅游統計數據的膨脹。

相比抽樣調查的國內旅游總人次,部分業內人士更信服旅行社接待游客人次以及酒店過夜人次。某大型旅行社負責人向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我們主要從旅行社組織的過夜游客數量,判斷旅游市場情況”。

其實,行業管理部門也正在推動建立更科學的旅游統計體系。文化和旅游部曾在2016年底召開全國旅游統計工作會,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長李金早表示,“新時期的旅游統計指標的設置要適當、科學,統計數據需要有理論支撐,更要貼近現實、適應產業發展的實際需求。作為綜合性、帶動性強的產業,旅游統計和數據要和其他產業接軌,打通與其他產業的數據交換和交流渠道,建立一套暢通無阻的交流體系。”

在國際上,聯合國和世界旅游組織推崇以旅游統計衛星賬戶,做為旅游業宏觀統計計量方法,該方法能解決傳統旅游統計“不能全面核算旅游業的發展規模、產出水平和質量效益”的弊端,為政府宏觀決策、政策規劃、區域和產業規劃提供重要的依據。但編制旅游統計衛星賬戶是一個負責而艱巨的過程,需要各個參與主體科學分工合作,展開大量跨部門合作,數據收集工程浩大,需要大量人力和物力支持。

目前,旅游統計衛星賬戶在國內取得了階段性進展,先后有十幾個省區市建立旅游統計衛星賬戶。但該統計方法主要是為計算旅游對整個國民經濟的貢獻值,以及旅游對各行業的具體拉動數據,對于全國旅游總人次、地方旅游人次等指標,該方法作用有限。

其實,在國際上,世界旅游組織并不認可各國統計的國內游人次,只認可經過海關的國際游客接待人次。這說明,國內游的統計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是難以精確定量的數據。而旅游總收入、旅游產業增加值以及旅游對國民經濟的貢獻率等數據,在全面建立科學的統計體系之前,也僅是個參考值。

旅游統計,任重而道遠。

標簽: 旅游 統計數據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 魏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經濟學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聯席專家

  • 劉鋒

    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教授、博士;國際休閑經濟促進會副主席,財政部政...

  • 王興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獲得者。

518彩票APP